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

2016-09-28 14:57 作者:邵卉

无论爱马仕、Burberry,还是Chanel、Berluti,奢侈品牌总在强调自己引以为豪的手作工艺。乐蓬马歇这次招来一批“原生态”手艺人,他们少有科班出身,不过同样新奇、有趣。

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

    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一间百货巴黎乐蓬马歇(Le Bon Marché)最近邀请了100位匠人入驻。他们带着手工制成的时装、陶瓷、皮具、珠宝、文具、扇子、灯具......在商场“摆摊”,旁边则是Chanel、Dior、Louis Vuitton、Hermès等超一线奢侈品牌。
 
    “我们花了好几周时间在巴黎寻访手工品牌。”百货造型总监兼策展人Jennifer Cullvier以“巴黎”为主题找到8000多位独立时装设计师。他们以租金较为便宜的Château Rouge和Montorgueil为中心向外辐射,遍布巴黎各个角落。“敲开门后,你有时会惊讶地发现里面藏着小巧精美的手工坊。”Jennifer Cullvier发现这些匠人少有科班出身,此前大多从事办公室工作,例如银行和律所。
 
    同场展示的还有来自Christian Louboutin、Chloé、Balenciaga、Dries Van Noten等时装屋的特别胶囊产品,其中包括Balenciaga向法国著名女歌手伊迪丝·琵雅芙致敬的黑色礼服、由Baccarat设计的水晶制品和一件闪闪发光的Dries van Noten上衣。

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

    选拔出来的幸运儿往往名不见经传,他们带着作品来到位于巴黎富人区的乐蓬马歇百货。这张“入场券”弥足珍贵——它相当于免费的优质广告位。若是足够幸运,甚至还会得到百货拥有者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的垂青,出资收购也不无可能。因为对于奢侈品牌而言,它的身份象征之一就是手工,尤其当工业革命满足绝大部分消费者的日常需求之后,由人手侍弄出来的腕表、时装、香水因其稀缺性显得弥足珍贵。
 
    或许你平日里逛商场时见到过Bottega Veneta店铺里坐着的皮革编织师,或Berluti从欧洲请来的皮具专家。这些头发泛白,架着副老花眼镜的师傅就正是手工艺代表。旗下拥有Louis Vuitton、Dior、Tag Heuer等品牌的LVMH在2011年推出“特别之旅(Les Journées Particulières)” 开放日活动,请公众参观皮革工厂、香水作坊、花园等生产地。通过对外展示,奢侈品牌竭力强调其背后所付出的心力,自然也解释了为什么产品值得这份高价。
 
    “手工艺的有趣之处在于它能满足人们对个人服务的需求,高级定制就是个例子。”纽约帕森斯设计学院教授Hazel Clark说道,“绝大多数人未必购买得起高级定制,但我们仍旧希望通过手工制品与设计师建立某种特殊的联系。”
 
    也许,这就是法国的“后高定时代”?“我们在高定上根本赚不了钱。”受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协会认可的设计师Jean-Paul Gaultier这么说。Christian Dior的门徒Jean-Louis Scherrer六年前用800米金线做过一件高定礼服,上面绣有1.8万片金片,耗时几百工时。他预计价格在6.5万美元,结果只卖出4.5万美元。19世纪兴起的高级定制行业曾催生出一批极有才华的刺绣师、女制作师、手套和纽扣制造商。不过随时代推进,全球范围内的高定客户目前仅有区区几千人。
 
    结果究竟如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时尚产业里举足轻重的品牌和百货公司。Burberry和手工艺人合作展示的“九月系列”便是个例子,前者将久居幕后的匠人推至台前,看秀嘉宾一踏进门就会看到正在劳作的手艺人。Hazel Clark对于乐蓬马歇这场展览的担心在于,“百货商场很可能稀释工艺品牌的特性”。

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如果说高定后继有人的话 会不会是这些手作工匠?

关键词:高定

分享到: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