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di的男装设计师说 她是这样进入自己的家族企业的

2016-09-28 14:56 作者:Vanessa Friedman

Silvia Fendi是FENDI家族的第三代继承人,也负责设计FENDI部分女性装饰品和男装。

Fendi的男装设计师说 她是这样进入自己的家族企

   Silvia Fendi是意大利奢侈品牌Fendi的创意总监,她设计的一些女性装饰品和男装早已在设计界大放光彩。在《In the Studio》采访中Fendi谈到了公司新总部的变迁、第一份工作的经历(电话客服)和继承家族企业的心路历程。本文由采访原文精简而来。
 
    Q.我们现在在哪?
 
    A.这栋建筑是我们的新总部大楼,叫做Palazzo della CiviltàItaliana。这栋楼最初建于1930年代,是为了纪念当时意大利理性主义运动中的仁人志士,但因为战争一直被闲置着。后来Fendi董事长兼总经理Pietro Beccari说:“我们想找一个大点的地方,这样才能让我们团结。所以你想搬到Palazzo de Civiltà,那个博物馆里工作吗?”我回答道:“你在开玩笑吗,Pietro?怎么可能。”但也许你知道,那时Fendi的座右铭就是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大概一年前我们从市中心搬到了这里,这里曾是罗马古城的中心。
 
    Q.这栋建筑风格颇为严肃。
 
    A.确实有点庄严,毕竟有这么多的塑像和白色大理石。你可能回想,“我的天,这里面一定会很冷,氛围肯定会很严肃。但事实上一切都很简约。地下室是档案室和视觉部。第一层所有空间都向公众开放,兼具接待作用。上面几层包括有行政部、商务部、市场部、媒体部、公关部和总裁办公室。我们现在在的第六层是创意工作室。第七层也是一个工作室,最顶层是一个很棒的天台,你能看到罗马城全景。”

Fendi的男装设计师说 她是这样进入自己的家族企

    Q.罗马对你们的工作重要吗?
 
    A.这是一个每天都能让你接触美的城市。有一天晚上我去了科洛西姆竞技场,看着那些古老的石建筑,我就思考它们怎么经过了这么多个世纪还能屹立不倒。我很少谈我作品背后的灵感。我怎么说?因为灵感来源太多了。也许正是因为我来到这里,才突然想出一个创意,或者什么别的。我家到这里要开车要40分钟。每天早上上班时我会看到一些新的东西,产生新的点子。
 
    Q.你个人怎样看待这个新办公地点?
 
    A.我一直在不断增添自己的个人物品。这里有很棒的白色大理石,我的桌子也是卡拉拉大理石做的。Fendi的第一个Logo是几只松鼠。我外公Edoardo曾经送给我外婆Adela一副松鼠的画像,外公认为外婆每天都很忙,像一只松鼠一样整天闲不下来。然后外婆就决定在第一个产品包装上、第一份商业文书上和第一封商业信函上使用这幅画当公司Logo。
 
    Q.这里布置得很简约优雅。
 
    A.我很爱把事情做得井井有条。这些柜子装满了文件,我们档案室里保存着所有我们一直在用的皮革、草图、样品等等。这些存档物品会被分门排类,比如帆布、编制皮革、花卉等等。比如我有需要时,就会问档案室工作人员,“您能把所有关于黄金的东西拿给我吗?”然后那些东西就被送到了这个房间,我就开始寻找自己想要的了。我一开始找就不会停下来。我的秘诀就是:如果你不停止,你就不会有压力。
 
    Q.你是你们家族唯一一个在这个公司任职的吗?
 
    A.是的,只有我一个。我姨妈Carla虽然是董事长,但实际管事的是我。有时我肩上的责任看起来很重,但我一般不会想它。
 
    Q.你一直觉得自己是在打理家族生意吗?
 
    A.一直都是。我妈妈虽然从没强迫我继承家族事业,但她希望必须有人接替她的位子。她知道我对此很感兴趣。我十三四岁时,觉得上学不适合我。于是我告诉妈妈:“我不想上学了。上学没意思。我不喜欢。”她说:“你疯了吗?你外婆要是知道了会怎么说?”
 
    我家里是我妈妈说了算。所以我得鼓起勇气去跟她说:“你知道我不擅长在学校学习。我觉得我应该工作,真正做一些东西,因为上学不适合我。”结果她说:“好吧,明天你来上班。有个电话客服生病了,你就从这份工作做起吧。”
 
当一个电话客服并不容易。我的工作环境是一个小玻璃房,里面有一台大电话和很多个按键。想起那段经历就像是噩梦。人们会在电话里对我吼:“你让我等了这么久!!!”做了半个小时后,我就对自己说,“不,这份工作不适合我。”然后我就对妈妈说我还是想去上学。
 
不过我后来还是和我一个姊妹和堂兄弟真正地在公司工作了一阵,当时我们负责第二条客服专线。几年之后,Karl Lagerfeld和我妈妈决定是时候让我加入公司了。我对此很紧张,但也很激动。

Fendi的男装设计师说 她是这样进入自己的家族企Fendi的男装设计师说 她是这样进入自己的家族企

    Q.你一般每天什么时候来公司?
 
    A.我一般来这里是10到11点之间,因为我每天起得早,想在家里做一点工作。在办公室我就会把工作放下,看看文件和信函,开开会。我通常会在这里吃中饭。现在我正在节食,所以我会从家里带中饭过来。
 
    有时候我们会在这里进行头脑风暴,想要不被打扰的话,我们可以把窗帘拉上,但我们一般做什么事都会公开地进行。Karl和几个姐妹也都喜欢分享一切。所以我们也称得上是一所好学校,就像一所时尚学院。
 
    Q.你画画吗?
 
    A.必要情况下我会画,不然我更喜欢用嘴说。但如果我们不能用语言表达出我的想法,我就会说,“给我只笔,我展示给你看。”然后大家就会哈哈哈地笑。
 
    Q.你在这笑得多吗?
 
    A.幽默在这里很重要,对我们的生命也很重要。我们曾经就把貂皮衣染成粉丝,为其增添一种轻盈的感觉。这也是为什么70年代时Karl设计了一个由2个F构成的Logo,代表“fun fur(好玩的毛皮)。那时候的毛皮制品太单调了,男人为女人买毛皮制品只是想炫耀他们的财富。所以50年代时Fendi姐妹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那时候关于女人的社会风气也开始有所改变,但是女人几乎不会穿着厚厚的毛皮大衣开车去超市。所以Fendi姐妹减少了大衣的用材量。她们先是去掉了几处用于保护毛皮的内衬。后来她们觉得应该需要一名设计师,做出真正颠覆性的产品。这就是她们和Karl开始建立关系的起因。
 
    Q.你们家族是个真正的女家长制家族吗?
 
    A.在我们家族里,身为女性是个加分项,不是减分项。在意大利你不能跟你母亲姓,只能跟父亲姓。但是我们在多年以前就跟意大利国家元首申请了特殊许可。所以我姓Fendi。我听说有人会投票通过一项允许子女随母方姓的法律。我希望如此。
 
    Q.我必须要问了:因为你在公司负责的领域之一是箱包设计,那么你每天上班都会带一款不一样的包包吗?
 
    A.我时不时地会换包包,但我平时不会再梳妆台前打扮很久。我几乎每天穿的都差不多。这样更容易些,因为我总是在赶时间,因为我也有私生活。感谢上帝。
(翻译:张杭)

关键词:Fendi

分享到:
精品推荐